今天是我待在史特拉斯堡的最後一天,明天就要從這邊趕車返回1300公里外的家。今天早上Jason, Zoeie, Ally和毓珮都各自啟程,而Chris要搭傍晚的火車回巴黎。起先Chris一度想說服我跟他一起去德國黑森林,因為秋天的黑森林是最美的季節,所有的楓葉都要開始變色。但我想從容優閒地度過在史特拉斯堡的最後一天,所以將來有機會再和熙凡同遊美麗的黑森林嚕!最後Chris就帶著行囊獨自前往,所以今天只剩我一位房客。晚上會有另外一位女生室友check-in。

今天Thomas也休假,Michelle突然心血來潮想吃聖母大教堂旁邊一家高級餐廳卡莫澤爾豪宅”Maison Kammerzell”已申請專利的三色魚拌酸菜Choucroute aux 3 poisson”。其實昨天Michelle也幫我訂好位置,但我星期四晚上已吃到Choucroute Royale,今天我想試試亞爾薩斯燉鍋。但這家燉鍋餐廳只開晚上,所以我還是請Michell幫我cancel掉卡莫澤爾豪宅的訂位,我要等晚上的這一攤。因為卡莫澤爾豪宅不是家庭餐廳,帶小朋友去比較不方便,Thomas和Michelle就問我可不可以幫他們帶著古錐的Léon,我當然十分樂意呀!因為今天我只是想漫遊史特拉斯堡,沒有特別的行程,而且我很希望Thomas和Michelle有單獨且浪漫的午餐約會,加上Léon超可愛,我只要小心別把他搞丟即可。


所以十一點多我就帶著來旺小先生出門前往聖母大教堂,因為我想看中午十二點半的天文鐘表演。每個月的第一個禮拜天遊客可以免費進入教堂看天文鐘表演,但不知道為何今天也免費,我們實在很lucky。Léon告訴我他沒來過教堂,所以天文鐘一開始他就全神貫注,只是他個子太小,周圍都被遊客包圍,我便抱起他,希望他可以看到表演。七歲小孩23公斤是很瘦的,但我抱沒幾分鐘就沒力了,我就跟他說抱歉,”姊姊抱不動你了”。他了解,而且不會吵鬧,只是跟同齡的小朋友一樣有很多問題。當他看到教堂內的懺悔室,聽到從聖壇發出的聖歌,看到許願池(裡面沒有水只有錢幣),不由自主發出無數個”為什麼”。每個問題我都耐心回答,但可能我脫離童年太久,連解釋的過程又讓他產生無數的問題:『懺悔是什麼?』很多童言童語讓我覺得很可愛。最後我給Léon一個小硬幣,教他試著許願,他想了好久告訴我:『希望明天有巧克力可以吃』。而且問我可不可以說在心裡,否則旁邊的小朋友聽到會笑他。

在聖母大教堂外面的路邊攤,我們看到一位阿桑在賣會跳舞的小紙人,而且他一喊停,小紙人就立刻停。我自己看得是很有意思,我猜Léon心裡必定又產生了許多問號。我就要他用法語直接問老闆。我們在那邊徘迴很久,最後我提議我買一隻小紙人送他,他一聽有點慌張,他說:『媽媽知道了會生氣』,他看起來很嚴肅。雖然我知道他喜歡,最後我還是說不買了,免得他被媽媽罵。原本我以為這件事就要結束了,沒想到小Léon用法語跟我說: C’est toi qui commences. Ce n’est pas grave si tu l’achete. 歐拉拉!因為是我先起頭說要買的,而且如果是我買給自己就不要緊 (他媽媽當然就不會生氣) 。聽了真的讓我想笑又想哭。


之後我們就去買票,準備乘遊艇沿著護城河環繞史特拉斯堡一圈。遊艇上有預錄好的14國語言導覽,1是法語,9是中文(北京腔)。我幫Léon調好音量後就讓他帶上耳機。他一下轉1一下又跳到9,最後他還是選1作為最終的選擇。搭船的時候,他反倒沒有那麼多問題了,很專心安靜地看著窗外景色。

一直等我們回到大教堂附近下船,他說他想吃冰淇淋。他就牽著我的手找到他熟悉的冰淇淋店。但我們都不見老闆老闆娘出現,我就叫他去找老闆。當然最後老闆娘自己出現,而且排在我們前面有幾位外國青少年旅客,跟老闆娘有點溝通不良,Léon望著冰淇淋櫃台跳來跳去,一下說要吃草莓口味,一下又說要巧克力,最後選了一球藍色的冰淇淋(我看不懂是什麼口味),我也買了一球巧克力的。吃冰淇淋應該是他最開心的時刻,邊吃邊跳,我忍不住拿出相機拍了又拍,他也喜歡拍照,邊吃邊作鬼臉。我們兩個就在街上玩了起來。不知為何,鏡頭前方突然冒出一位白髮老爺,他也要參一腳。之後我們就沿著伊爾河走往小法國區。Léon知道我抱怨他手髒,一直故意用他的小手摸我,我就假裝要打他。真的太調皮時,我就恐嚇他:『你再不乖,我就打電話給媽媽』。”媽媽”是對付小Léon最有效的武器。只要他不乖,媽媽就會禁止他看卡通,而他最害怕沒卡通可看。
差不多下午四、五點,Thomas和Michelle打電話給我,他們用完餐,在小法國散步並問我們在哪裡,他們要來庫維橋附近找我們。當Léon看到爸爸媽媽在對面的橋上跟我們招手,也興奮地對他們揮手。最後Léon就先跟爸媽回家,我要等吃完晚餐才回去。

因為今天整個歐洲調成冬令時間,我回到Michelle家只是晚上八點多。Thomas在廚房作晚餐,Léon跑來房間找我玩他的機器人。我隨興問他:『你喜歡法國還是喜歡台灣?』他不加思索直接回答:『我喜歡妳』。還問:『姊姊,妳什麼時候要娶我?』我問他是不是一直都這麼調皮?他只丟了一句: Je suis un garçon amoureux de mariage.我聽了傻眼,這樣的話竟會出自一位七歲小男孩的口中,讓我想進一步了解他的內心世界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useau 的頭像
fuseau

Le Fuseau des Paques

fuse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